<code id="sfzrq"></code>

  1. <span id="sfzrq"><p id="sfzrq"><sup id="sfzrq"></sup></p></span>
    <em id="sfzrq"></em>
    <sub id="sfzrq"><tt id="sfzrq"></tt></sub>
  2. 位置:首頁>籃球新聞>如果追夢不在勇士,他還能否算得上明星球員?

    如果追夢不在勇士,他還能否算得上明星球員?

    作者:抓飯直播發布時間:2022-11-06 01:02:09
    體育11月5日報道:當3勝7負的衛冕冠軍在他們的過渡期磕磕絆絆,很難不去想象沒有德拉蒙德-格林的勇士會是什么樣子——如果他們從未發現他的偉大,這支球隊可能會變成什么樣子。2012年選秀大會,勇士手握第30和第35號簽,他們可以用30號簽選擇追夢或費斯圖斯-埃澤利,最終,他們選了埃澤利?!拔覀兊臎Q定是我們必須先選一名中鋒,”現任勇士籃球運營執行副總裁的科克-拉科布說,“我相信追夢會跌到第35順位,他

    體育11月5日報道:

    當3勝7負的衛冕冠軍在他們的過渡期磕磕絆絆,很難不去想象沒有德拉蒙德-格林勇士會是什么樣子——如果他們從未發現他的偉大,這支球隊可能會變成什么樣子。


    2012年選秀大會,勇士手握第30和第35號簽,他們可以用30號簽選擇追夢或費斯圖斯-埃澤利,最終,他們選了埃澤利?!拔覀兊臎Q定是我們必須先選一名中鋒,”現任勇士籃球運營執行副總裁的科克-拉科布說,“我相信追夢會跌到第35順位,他是一個大四球員,又矮又慢,他肯定會往后跌的?!?/p>

    在勇士的第一個冠軍季之前——追夢生涯第三年——史蒂夫-科爾讓追夢擔任大衛-李的替補,每場打上10到12分鐘。然后李遭遇腿筋傷勢,追夢打上了首發,一打就是十多年,期間勇士4次奪冠。

    現在回頭看,一切似乎都是命中注定,庫里,湯普森和追夢,他們注定要一起奪冠。他們的特點完美互補,匯聚成一道龍卷風(勇士真的有一個名叫龍卷風的戰術,只是現在不怎么使用了),包裹著各種姿勢的傳切跑動。他們之間的聯系近乎神秘,那是一種只有一起經歷了成千上萬的關鍵時刻才能形成的聯系,簡直就是體育世界里的涅槃。

    但在今年6月再次奪冠四個月后,涅槃和死亡相遇了。勇士與安德魯-維金斯和喬丹-普爾達成了巨額續約協議;但他們沒和追夢達成任何協議,和湯普森也沒有展開任何實質性的談判。(追夢下賽季有球員選項。湯普森要到2024年才能成為自由球員,勇士還有時間和他談。)

    除非有人大幅減薪,否則下賽季同時留住庫里、追夢、湯普森、維金斯和普爾,將讓勇士面臨一份前所未有的、可能也是無法接受的奢侈稅稅單。勇士可以選擇,畢竟他們的合同都是可交易的,但最簡單的處理方式就是在某個時間點與追夢或湯普森分道揚鑣。追夢本賽季的表現還不錯,雖然不如上賽季競爭最佳防守球員的那段時期。湯普森狀態很糟,長期留住他意味著要在庫里、普爾和湯普森三名后衛身上砸一大筆錢。

    上個月,追夢在訓練中拳打普爾,這就像是一句潛臺詞,即使潛臺詞是投射到了一個簡單的暴力事件上:一名王朝球隊的功勛老將和一名改朝換代中的年輕球員的較量。

    沖突事件自然讓流言四起:勇士會交易追夢嗎?(消息人士稱,勇士尚未就追夢展開任何交易談判,目前也不打算這樣做。)也重新點燃了那個古老的爭論:追夢真的是憑借自己的能力成為一名明星嗎?還是說,他只是與兩位史上最偉大射手并肩作戰的受益者——兩位熱衷并擅長無球跑動的歷史級球員,讓追夢從組織前鋒這個位置上脫穎而出?

    真相在這兩個極端之間,但更接近“追夢確實是明星球員”那一邊。如果我們要給勇士8年4冠的功臣排個順序,那么在庫里和其他所有人之間都會有一條巨大的鴻溝。沒有庫里,什么都沒有——沒有冠軍,沒有大通中心,沒有70億美元的球隊估值。用了庫里,勇士才能以各種姿勢贏球,擁有庫里,是一種空前的奢侈,可以海納百川。

    追夢的風格就是其中之一,最后的事實也證明,追夢的風格也放大了勇士的核心驅動力,那就是庫里的偉大。而成為歷史級巨星的放大器,也挺好的。

    每當我思考追夢和庫里到底給彼此帶來了什么時,我就會想到2019年西部半決賽勇士VS火箭第六場的這個回合——


    當時杜蘭特傷停,他們只能依靠前杜蘭特時代的老版勇士去阻擋火箭這個篡位者。追夢和庫里把這個打法稱為“hand-back”。追夢說他已經不記得是誰在比賽最激烈的時候提議打這個戰術了。第四節的大部分時間勇士都在用同樣的邊線擋拆對付火箭?;鸺_始夾擊庫里,這就讓追夢可以祭出自2014年起就統治了聯盟的局部4打3——


    在這些回合里,追夢從來都不是什么頂級的得分威脅,但他可以投進足夠多的半對抗下的上籃或拋投,讓防守者不敢完全無視他。速度和視野的結合讓他可能成為NBA歷史上最偉大的掩護組織者。

    追夢和庫里知道夾擊會來,塔克會離開追夢撲向庫里,然后再沖進禁區去補追夢。如果追夢突然停下,把球扔回給庫里,然后用身體作墻擋住庫里的對位人,塔克就沒辦法及時逆轉勢頭干擾庫里的投籃了。

    而一切都始于對手需要去夾擊距離籃筐30尺的庫里。在庫里之前,這種事情沒發生過。這一事實本身——兩名球員在中場附近夾擊一名球員——是一切的基石,它包含許多通往冠軍榮耀的路徑。

    這些路徑不見得一定需要追夢。很容易想象另一種現實:勇士沒有選追夢,把哈里森-巴恩斯變成全職大前鋒,得到一個高于平均水準的沖筐型中鋒——比如克林特-卡佩拉。再加上一名還不錯的側翼,就可以圍繞歷史最強射手搭建起一套傳統的全拉開擋拆了。

    諷刺的是,這正是一些批評科爾的人長期以來所鼓吹的風格。勇士在擋拆總數上常年倒數,當追夢休息時,我們偶爾能看到這樣的打法,盧尼來擔任庫里的掩護順下人,再給他倆配三個射手。


    當對手夾擊庫里時,盧尼在開闊空間下是一名聰明的傳球手,也是一名不錯的沖筐手——


    有時候庫里會吸引更多的防守——比如邊線的三人夾擊——他的掩護人甚至不需要觸球,庫里將球傳給身邊的射手就行了——


    這套陣容——庫里、湯普森、普爾、維金斯、魯尼——在上賽季季后賽打得非常不錯,總決賽第四場最后時刻,當科爾棄用追夢,這套陣容讓勇士重振旗鼓。

    現在,當詹姆斯-懷斯曼在場時,我們也能看見這樣的打法,也許還看到了勇士的未來。來自Second Spectrum的數據顯示,懷斯曼每百回合要做大約40次有球掩護。自2013年以來,勇士只有兩名輪換球員超過了這個數字——都是出場時間較少的替補中鋒:馬奎斯-克里斯和威利-考利-斯坦。追夢每百回合的有球掩護次數從未超過26.7次。

    毫無疑問,就這么打,勇士也能年復一年地打出頂級的進攻,據Cleaning The Glass統計,最近十來年當庫里在場追夢不在的時候,勇士的進攻并沒有下跌。

    但它會看起來不同——更像NBA的其他球隊——我們不知道這種相似是否會對他們成功的等級產生影響。

    即便庫里永遠都是個威脅,這種進攻也比勇士的“閱讀+反應”體系更易預測。這或許并不重要,打這種標準的全拉開擋拆,勇士的進攻效率可能會更高。

    對于追夢來說情況則相反。他的風格不會輕易融入各種各樣的環境,Cleaning The Glass的數據顯示,當他在場而庫里不在,勇士的進攻會垮掉。(公平地說,幾乎每個賽季,只要庫里在板凳上,勇士的進攻就會崩潰——不管場上還有誰。)

    面對季后賽級別的精英防守,勇士獨特的風格會有什么價值嗎?這很難被證明。對手的教練和球員經常說勇士的球探報告很難制定,理論認為,唯一的準備方法就是到場上去反復體驗。

    在全拉開擋拆體系下,庫里也許需要更多地運球,更多地突破,遭遇更多的身體接觸。這是否比他打無球時在各種掩護墻前輾轉騰挪更容易疲憊?也很難說。但勇士一直堅信,過多的運球,吸引五名防守球員的注意力,是更費力的打法。

    再回過頭想想2019年對陣火箭的那次庫追擋拆,反針對的多樣性以及帶給你的那種不知所措的恐懼感。如果庫里打的是偏傳統的戰術,那就不會帶給對手那種神經緊繃的感覺。

    庫里和湯普森無球跑動的意愿——以及他們在這方面的創造力——是勇士交響樂奏響的關鍵。它們使體系變得不可預測。但追夢在某種程度上加強了這種不可預測性,這是其他大個子無法做到的。他至少算是勇士的聯合控衛,在生涯大多數賽季里場均助攻次數大約7次,這個數字將他和大多數得分偏低的副手型球星區分開來。

    有很多掩護者都能處理這種4打3的局面,但追夢無疑是最棒的。有追夢這等傳球視野的中鋒往往腳步比較慢,如此這般,傳球選項就會在他們的接球、轉向、加速里消失。而能在腳步和速度上匹配追夢的球員往往是側翼,他們體型偏小無法防守5號位,甚至有些大前鋒也無法做到。

    當然,這正是將追夢和其他人分開的關鍵:歷史級別的防守。追夢是過去十年最好的防守球員,是對現代講究節奏和空間的進攻體系的完美反擊。沒有追夢的換防一切然后筑起最后防線,就沒有所謂的“死亡五小”。有多少人能在這輪系列賽防哈登,下一輪就去對位約基奇了?

    卡佩拉那樣的護筐手無法全部做到。你可以圍繞著他們建立起頂級的防守,但這套防守體系不會那么靈活。(現在有了懷斯曼,勇士正在經歷防守成長的陣痛。)

    而在進攻端,追夢從來都不是空間點,但他在高位穿針引線的能力打開了空間,他的傳球使得勇士可以用他去搭檔沒有投射能力的防守型中鋒——比如之前的博古特,現在的盧尼——祭出更傳統的陣容。

    庫里和湯普森——而不是追夢——是這些大個陣容的關鍵。他們的投射能力讓科爾可以更多地派上防守為先的球員。

    這并非看不起追夢。他把一種不同尋常的形式灌輸到勇士的進攻體系當中。這種形式和水花兄弟帶來的其他形式一樣富有成效。此外,追夢也是勇士一直都是頂級防守球隊的最大原因。他還值得稱贊的一點是,他甘愿接受一個得分較低的角色,即使他別無選擇,而且知道這將會帶來勝利——而勝利會帶來聲譽。

    追夢四次入選全明星,四枚獲得總冠軍戒指,兩次入選最佳陣容,一次獲得最佳防守球員。他很有可能成為名人堂成員。這說明他成為了一個模板型的球員:我們需要自己的德雷蒙德-格林。到底有多少個假格林?你甚至會聽到球探討論追夢的子類型:格蘭特-威廉姆斯可以成為沒有組織能力的德拉蒙德-格林。

    如果身處其他球隊,追夢還能成為追夢嗎?可能不會。因為大多數巨星不會像庫里那樣把球權讓給一個體型像塊磚體內一直在咆哮的非投射型前鋒。在其他球隊,追夢要作為站樁式的第二選項就會堵死球隊空間。

    但巔峰版的追夢在很多地方都會很棒。其他球隊也會找到辦法發揮他的組織能力,人家也不會去打打普通的擋拆,將追夢變成一個無人看管的旁觀者。他們可以把追夢藏在強側底角——一個無協防的區域——讓他做閃擋掩護徘徊在扣籃位佯裝進攻。當追夢和懷斯曼在場的時候,你甚至能看到這樣的畫面——


    也就是說,在其他球隊,他仍然會做大量的掩護,有時候在小個陣容里擔任中鋒,有時搭檔另一名準備在籃下空接的大個子——這也是勇士多年來的常規套路。追夢在高中、大學和NBA都曾效力于奪冠球隊,這并非巧合。

    庫里和其他推動勇士統治地位的因素之間存在著鴻溝,但這并不意味著——包括追夢——隊內其他頂級球員是可以替代的。提升天賦本身就是一種天賦。追夢憑自己的本事,現在是,過去也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明星,如果這是他在勇士的最后一個賽季——當然,這事兒距離成真還早——這支球隊的面貌、聲音和帶給人的感覺都將不再一樣。

    野兔AV为您提供